photo 篠原真紀拿著在國3時自殺的次男真矢照片說話=攝於2015年2月8日(五月女菜穗)

  篠原夫妻與校方及川崎市教育委員會進行協商,並接受NPO團體的協助。這個NPO團體由因霸凌自殺孩子的遺族所成立。真矢過世1年左右,篠原夫妻在這個NPO開始轉為協助遺族的角色。他們能達到這樣的心境,主要是因為接受市教委的調查結果。

  市教委的調查負責人詳細地調查真矢生前的行動。在體力測驗時,自己跑完之後卻陪著同學跑,因為他說:「跟別人一起跑紀錄會比較好。」經過調查,真矢的貼心舉動也跟著浮上檯面。現年53歲的父親宏明表示:「調查中有著我們不知道的真矢。(市教委的人)在調查時有去試著想像本人的心情。」

  宏明與真紀在協助遺族的同時,也開始各自在全國演講,呼籲防止霸凌的行為。2017年秋天,還成立一般社團法人「未來的起點(日文為:ここから未来)」,提供有助於防止學校事故或事件發生的資訊。

  在山口縣周南市,有一位遺族一直以來持續接受真紀的諮詢與鼓勵。她是在2016年夏天,因霸凌而失去就讀高2兒子的母親。

  自己孩子自殺的新聞出現在網路上,就出現「是要將雙親的責任推給學校嗎?」的留言。為何沒注意到被逼到走投無路的樣子,充滿自責的心情,更加打擊她。據說那位母親,因真紀的一句話,「我也是一樣(沒有發現孩子異狀)啊」而獲得救贖。

  2017年12月,真紀現身在東京世田谷的日本體育大學禮堂。她向在場以成為體育教師為目標的學生們呼籲:「孩子們為何痛苦,為何被逼得要走上絕路,希望大家可以去傾聽這些無聲的吶喊,讓真相大白。這是我們遺族唯一的願望」、「霸凌在任何班級、任何社團都有可能發生。請大家要成為可以察覺孩子們煩惱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