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男性盯著翻譯工作時使用的電腦螢幕=攝於2017年12月30日(北村玲奈)

  如今不僅手足變少,也出現手足遭社會孤立的情況。究竟,家人應該給予支援到什麼樣的地步呢?

  居住在神奈川縣、現年51歲從事翻譯業的男性,其47歲的弟弟自大學畢業後就沒有就職。弟弟從在學期間便住在同一間公寓,且目標成為社會保險勞務士。然而,每年考試都差了一步。因為無業,弟弟便靠著住在鄉下的85歲老母親提供的生活費度日。

  約在1年前,男性在電話中詢問母親:「實際給了(弟弟)多少?」母親回答:「每個月約12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萬2000元)。」

  自父親過世後,母親便與患有唐氏症的53歲姊姊同住。雖然聽聞弟弟的生活費是來自位在老家附近公寓每個月1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萬7000元)的租金,但其實早已動用到母親儲蓄。母親也坦白表示:「現在只剩下定期存款的3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82萬元)而已。」

  於是,該名男性寄了封信給弟弟,開頭如此寫道。《照現在這樣下去,全家人的生活都有破產的風險》。

  他在信中加入「告知」表示,今後每個月的生活費為9萬7000日圓(約合新台幣2萬6000元),只支付到弟弟50歲當年度結束為止。

  其實,不僅該名男性,其姊姊和弟弟都是單身。而他之所以決定為弟弟做些什麼,則是因為他本身經濟狀況也不穩定。

  他在國立大學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隨後前往德國留學,回國後立志從事研究相關工作,但卻事與願違。10年前開始,他以約聘員工的身分任職於大型企業旗下相關公司。當時的年收入約為6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64萬元),但該公司卻在2015年11月突然倒閉。

  隨後,他靠著所學的德語從事自由業勉強維生,但收入卻不穩定。

  他和弟弟已經10年以上沒有見面。他表示:「其實對於弟弟的身心是否會被逼至絕境感到不安,但也對於弟弟抱著『因為是家人,所以一定會伸出援手』的想法覺得火大。還有2年,我也只能努力等待弟弟自立更生。」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