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後,就不能跟兒子一起泡澡,兒子因此哭鬧也會讓自己很難受一一。井上文子與丈夫商量,決定在切除同時,也一併做重建手術。

  手術後過了1個半月,文子與天凱一起泡澡時,天凱看到貼在傷口上的膠帶,高興地說:

  「這裡、細菌人已經被拿出來了吧?」

  可能也是因為持續做化療的關係,所以癌細胞沒再復發也沒有轉移。之後,天凱也上了小學。

  天凱2年級的時候,文子有天前往學校當書本朗讀的義工,就在她要回家時,走廊上1個男孩叫住了她。

  「天凱媽媽,人家說假胸部的事,是真的嗎?」

  對於天外飛來一筆的問題,她也只能笑著回答。

  「你要摸摸看嗎?」

  男孩大叫了一聲「啊一一」,就逃跑了。

  而這一來一往,天凱都在旁邊看到了。

  就在天凱升上3年級的某天,他一回到家,就開始一股腦地對媽媽說:

  「媽媽,今天我有個大新聞喔。我們班上有個女生,在圖書館借了1本叫《癌症的秘密》(暫譯,日文為:がんのひみつ)的書喔。」

  文子發起了推動癌症患者媽媽互相傾訴煩惱的活動,天凱都知道。他也想為這樣的媽媽加油。

  「所以,我跑去跟她說『我媽媽之前也得過癌症喔』。」

  現在的天凱,已經是國小4年級。每當有人問到媽媽的病,他總是這麼回答:

  「癌症也沒有什麼好丟臉的啊。」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