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女性使用縫紉機製作新的便當袋=攝於2017年12月20日(瀧澤美穗子)

  2017年12月上旬,關西地區老街上的1戶獨棟人家。身為約聘員工的45歲女性在吃過晚飯後,偶然聽到78歲父母在餐桌上的談話。

  「那孩子縫了新的便當袋,她還想繼續讓我做飯呢……。」

  這名女性與靠年金度日的雙親同住,在大型業者的點心店工作。她在短期大學畢業後找到的工作,是以正職員工身分任職,但因為沒有女性綜合職的職位,於是便在29歲時離職。之後,她雖以正職為前提繼續找工作,但因年齡和經驗不足而碰壁,結果是以非正職身分不斷換工作。如今,她每個月的實領薪資約為12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萬4000元)。

  成為非正職員工後,母親對她說「把薪水存起來」,並開始幫她做便當。儘管她對母親說「我買500日圓(約合新台幣140元)便當就好了」,母親仍一直為她準備。

  不小心聽到母親心聲的當晚,她趁雙親睡著後在餐桌上放了紙條,上面寫著「我在減肥,不用再準備便當了」。但隔天早上,餐桌上仍舊放著1個稍微小一些的便當盒。

  過了40歲,和雙親吵架的次數變多了。洗澡時間、何時該打掃……。生活習慣與作息不同,對彼此將來的擔憂不斷增加,進而引發衝突。

  其實她很想搬出去自己獨立,但是這樣的薪水付不起房租。

  儘管薪水很少,但她因為常1人去喝酒而認識了各種年齡層的朋友,從20多歲到60多歲都有。她曾經學過美術,所以工作之餘也持續製作版畫和水彩畫,一直感覺過得十分充實。然而,非正職員工立場依舊持續,也讓她開始感到焦急。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