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在愛知縣內擔任非正職保育員的42歲女性,在讀報紙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結婚就沒辦法生孩子。就要用別人孩子繳的稅金,去住老人院了。」

  某位政治家的發言成了新聞。她不禁覺得,這項發言是針對沒結婚又沒孩子的自己。

  她從當地的短期大學畢業後成為了保育士,但人際關係卻令她喘不過氣,於是在30歲時離職。後來轉換跑道擔任法律事務所的秘書,卻因工作繁重,持續不到半年時間。

  今後將會變成如何呢一一。她試著想像了年老的自己,腦中卻只浮現沒有家人、沒有興趣,經濟也拮据的模樣。

  要怎麼做,才不會淪落到此般地步呢?答案便是結婚。她想離開老家、建立自己的家庭。33歲時,她前往婚戀媒合所登錄,也參加了相親派對與聯誼活動。

  然而,她卻得不到所謂的「結果」,想到要生孩子,就覺得「大限」將至,只是徒增焦慮。再加上職場上的壓力,不眠症與出疹狀況久治不癒。

  「我再也不要努力尋找結婚對象了」。4年前,她放棄勉強尋找結婚對象,開始告訴自己,不是「總有一天要幸福」,而是現在就很幸福。她也開始學小提琴與俳句,有共同興趣的朋友也增加了。30多歲時的苦痛彷彿謊言般,「我開始能夠打從心底享受人生」。

  她覺得生孩子是不可能的了。「能做的都做了,我不會後悔。」同時卻也表示,在看到帶著孩子出遊的一家人時,也會覺得「這是我無法體會的經驗」,而感到有些心痛。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