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出席有關外籍勞動者的在野黨聯合公聽會,闡述想法的技能實習生=攝於2018年11月12日(岩下毅)

  過去在鹿兒島縣沖永良部島,都會有很多「農業志工」等人力支援,甚至還有從島外來的。

  繁忙時期有時候也會雇用島上的高中生或高齡者來打工,但10年前左右開始,漸漸地都找不到人,所以島上農家就仿效愛知縣或大分縣等大規模產地,大量引進研修生,開始依賴技能實習生的人力。

  據了解,現在人口1萬2000人的島上,有100多位的實習生。而上篇文章中提到的農家女性,到目前為止接收的30名實習生中,失蹤的有5人。附近的農家也不斷發生失蹤情形。

  實習生脫逃的理由之一,就是薪水的差別。該名女性在7年前,有1次為了要給1位很努力工作的中國實習生歸國前的紀念,進而決定一起去東京迪士尼樂園玩。在同一班飛機上,還有1位看起來像中國實習生的女生,但是她戴著大大的口罩,因此看不太清楚她的臉。

  當時飛機因為引擎出狀況,所以曾中途降落。在休息室跟那個女生搭話,她表示自己是「請有薪假去東京找朋友」。後來在聊天之餘,農家女性把三明治分給她時,她才稍稍拉開口罩吃了起來。

  在機內,農家女性的實習生小聲地跟她說:「阿姨,那個中國女生怪怪的。她在洗手間跟我說什麼『東京820日圓,東京820日圓』。她還說『可能不會回到島上』呢。」

  當時東京的最低薪資為821日圓(約合新台幣223元),鹿兒島縣則是642日圓(約合新台幣175元)。後來,曾迷失在羽田機場出口的那個中國女生失蹤了。之後才發現,其實她是隔壁花卉農家的實習生,而且她們還有一起喝茶聊天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