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橫瀨Anita(右)與宮城Merulina。後方為村上團地,母女倆在此生活約15年期間=攝於2018年12月22日(松本江里加)

  對她來說,學校即是「戰場」。

  「怎麼長這樣?」「滾回自己的國家吧。」她在國中小時期曾遭同學如此辱罵,甚至還有人會打她,或是拿著剪刀相向。在國語課上朗讀時,只要稍有出錯,便會被人嗤嗤地嘲笑。

  就因為長得不像日本人嗎?還是因為不能流利地說日文?

  現年25歲的橫瀨Anita從1歲起便在日本長大,母親是祕魯日裔第3代,在1991年來到日本;父親則是母親在日本認識的伊朗人。3歲時,Anita與母親開始在千葉縣八千代市的村上團地(集合住宅)生活。雖然在市內的中小學讀書,不過班上很少有外籍學童,在進入市內的高中之後,她身邊依舊沒有半個可稱作朋友的人。

  「我是為了戰鬥,才學會日文的。」

  她的45歲母親宮城Merulina曾把女兒從學校帶回來的通知單,帶去團地內的巴西雜貨店或當時任職的便當工廠,請教日本同事上面寫了什麼。也曾因為不知道運動會的必備物品,而在當天早上匆忙跑去購買。

  當時,團地內還沒有兒童日文教室。母女平時都以西班牙文對話,所以Anita也是靠自學來習得日文。

  2010年,八千代市政府在村上團地設置了「多文化交流中心」,當時Anita已經上了高中。該中心每週6天都會有葡萄牙文、西班牙文與英文的口譯人員輪班常駐,展開活動支援住在團地等地的外國人。

  「有這樣的公共設施真的幫了大忙。」

  母女倆在村上團地生活了約15年,如今則是在附近居住。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