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橫瀨Anita(右)與宮城Merulina。後方為村上團地,母女倆在此生活約15年期間=攝於2018年12月22日(松本江里加)

  母親來到日本至今已過了四分之一世紀。然而,橫瀨Anita認為對日本社會而言,要能「接納外國人成為一份子」,仍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在狹窄道路上開車發生擦撞事故時,經過的日本人看到便開口說著「啊,原來是老外啊。」Anita在日本長大,駕照也是在日本拿的。她表示:「我在日本生活這麼久,卻不是日本人。就算叫我回去,我也不屬於任何地方。我會在日本自顧自地生活著。」

  儘管如此,不,應該說正因為如此,Anita有了自己的夢想,那就是當1名日文老師。「如果能為那些同樣有著痛苦境遇的孩子們,或是來到日本的外國人盡一份心力,我會感到很開心。」而目前的她也正透過函授制大學修讀心理學。

  根據文部科學省的調查,千葉縣內公立學校的在籍學生當中,需要日文教育的外籍學童人數於2016年度(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來到1489人,創下自2002年度(2002年4月至2003年3月)變更統計方法後的最高紀錄。據千葉縣教育委員會表示,目前仍有持續增加的趨勢。

  日本政府在泡沫經濟時期有鑑於人力不足,而在1990年修改了《出入國管理法》(簡稱入管法),增設允許日裔第2代與第3代及其家屬於日本就業的「定住者」資格。此後,許許多多的日裔人士在製造業等領域支撐著日本經濟,而與此同時,需要日文教育的孩童也隨之增加。據了解,2000~2009年期間,以中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為母語的孩童約佔5至6成,近年來則屬亞洲國家孩童的比例增加。

  為了再次因應人手不足的情況,日本政府祭出了擴大接納外籍勞動者的方針,在2018年12月成立了入管法修正法,今年4月1日已正式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