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相隔8個月再次出席演講的瀧本邦慶=攝於2018年3月7日(下地毅)

  瀧本邦慶之所以收回停止演講活動的宣言,是基於為年輕一代著想的心意。記者曾問他,宣布停止後收到的演講邀約要怎麼辦;而瀧本一邊看著來自小學生的感想文,回答:「……我想,大概還是會去吧。」

  「看到選舉結果,我明白了一件事。大人已經不能信賴。今後,我要專注於守護年輕人的生命。」在那之後,他便再度提起筆,一臉高興地在日曆上寫下演講的時間與地點。

  為天皇陛下而死,為國家而死,死了就會被供奉在靖國神社當神拜,這才是身為男子漢的最高榮譽一一。對於戰前日本籠罩全國的這股風潮,瀧本當時老實地信了,並在17歲志願加入佐世保海兵團。直到23歲,他的青春時代都獻給了戰爭。

  最後他卻淪落到南洋的小島上忍受飢餓。周圍的人都餓成皮包骨陸續死去,連憑弔都做不到。在意識漸漸模糊之際,他想:「在這裡死在路邊,變成棕櫚樹的肥料,哪算是為了國家」。這時他發現自己被國家騙了。

  年輕人啊,不要像我一樣被騙。不要被什麼「保衛國家」那些甜言蜜語迷惑。用戰爭來殺死年輕人,用那戰爭來賺錢,那才是戰爭的真面目。別去參加那種戰爭。拜託你們,一定要珍惜生命。

  瀧本向年輕人訴說的話語中,甚至帶著祈求的語氣。

  有天,瀧本帶來佛壇上供奉的雙親照片,一直凝視著。「母親是最特別的。我死了以後,就會去母親那邊。」雖然他無法實現演講到100歲的夢想,但記者相信,他應該正在享受與母親Akino,以及戰後苦樂與共、卻先他而去的妻子節子的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