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空大還不曉得那場地震,小島幸久告訴他:「小千是姊姊喔。」後來,空大把泡澡時最愛的金魚玩具取名為「小千」,甚至還會在用餐時大喊「小千!」。小島表示:「很奇妙。我想千空應該是來到身邊了吧。」

  他在2年前改裝電器行,重建成住家兼店鋪。由於工作也上了軌道,於是2019年元旦,他在地震後首次邀請分開生活的兄弟和其家人,聚在自家一起吃涮涮鍋。雖然那天喝得酩酊大醉記不太清楚了,但很是開心。

  事發至今已過了8年,今年原本應該是千空國中畢業的年份。

  空大才2歲。他希望工作能更加穩定,發展成空大只要願意便可繼承的店鋪。他表示:「空大滿20歲的時候,我大概66或65歲。(人生)才要開始呢。」

  千空的背包,目前掛在佛壇房間的牆上。千空生前用剛學會的平假名寫下「寶特瓶」、「筆記本」等隨身物品的便條,以及熟人給的20張千空照片,他總是隨身攜帶著。

  他偕同新家人1家3口掃墓時,會在墳前默念「希望一如以往,今後也請繼續在天上保佑我們。」

  8年前他成了孤身一人,今年則是身旁有了家人。「能讓我遇見好對象,真的很感謝。一定是4個人守護著我的關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