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前往沖繩的途中,大和號戰艦因美軍機的攻擊而沉沒=攝於1945年4月7日(由美國海軍提供)

  住在三重縣志摩市、現年92歲的西崎信夫,闡述了自身的戰爭經歷。

  14歲那年,我在村莊的推薦下報名了海軍特別年少兵。

  在有望升至上校的中堅幹部培育新制度下,我在1942年9月以第1期生的身分加入。由於戰爭的因素縮短了培育時間,我在1943年11月登上雪風號驅逐艦。

  自1944年6月的菲律賓海海戰以後,各大主要的海戰我皆有參加。在負責站哨時還曾見識過艦長‧寺内正道被譽為神技的掌舵技術。艦長使用三角尺測量即將落下的炸彈,並判斷出方向與速度。由於爆炸聲會蓋過人聲,因此他是用腳踢下方航海長的肩膀予以指令。只要踢了右肩,即代表向右舷轉舵之意。

  然而,戰爭的作戰計劃是由不諳戰場的人策劃而成。不合理的戰略擺佈讓人難以服從。我也曾多次覺得「這也太蠢」。

  玉碎戰(即指全軍覆沒)的4個月前,我在塞班島上作為撤退船艦的護衛而入港時也是這麼想的。與部下一同登島後,我們順道搭上了陸軍補充兵的卡車。

  除了高喊「天皇陛下萬歲」的年輕排長之外,其餘都是年紀大我1倍、顯得筋疲力竭的新兵們。據說岐阜出身的大夥,連步槍的發射方式都沒人教便被送到戰場火線,他們紛紛透露:「希望能早日回到妻子身旁。」

     ◇

  〈沖繩水上特攻〉 根據西崎信夫撰寫的《乘上雪風的少年》(日文為:雪風に乗った少年)指出,大和號戰艦以下的10艘艦艇中有6艘沈船、約4000人喪生。大和號承載的3332人當中,僅有276名生存者。雖然司令官也反對作戰,最終卻被以成為「一億總特攻的先鋒」給說服。


  ※未完待續,㊦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