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案發現場的公寓=攝於6月19日(松田果穗)

  李姓被害人見狀後則是予以反擊,兩人打成一團,劉姓被告隨後被撲倒在一旁的浴室。

  被壓在下方的被告,此時持刀朝李姓被害人的頭部與臉部砍了幾下,並抓著她的頭髮,以左腳強壓其頸部、右腳強壓腹部。不久之後,對方變得一動也不動。死因研判為「窒息或神經性休克」。

  被告心想對方是昏了過去。在換掉沾血的衣物後,她便帶著最低限度的所需物品逃離住處。「要是被找到會遭報復。」她感到恐懼不已,整個人無法思考。

  她不經意看見在附近民宅庭院與孩童玩耍的女性,便以簡單的日語單詞向對方表示「帶我去海邊」。當時她打算在海邊自我了斷。女性則是機警通報了110,警方趕到後便將被告帶走。

  關於事發經過的真實性,並未在公審上引發爭論。辯護方表示「被告身處不熟悉的異鄉,在沒有心靈支柱之下因日常瑣事遭人抱怨」,以此要求從輕量刑。檢方則是指出「要是精神上被逼至絕境,應該也是可以要求換房間。」

  在公審過程中,劉姓被告淚流不止。在即將閉庭之際,當審判長詢問「最後是否有想說的話」時,被告則表示:「要是能讓她復活的話,即使要我死也無所謂。我感到非常抱歉,無法原諒自己。我手邊有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萬4500元)。希望(遺屬)能收下。」

  法官宣讀的判決為5年6個月有期徒刑(檢方求處7年徒刑)。閉庭後,她用日語向辯護律師表示「謝謝」,並以戴著手銬的雙手,釋出握手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