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舊陸軍被服支廠外講述原爆受害體驗的中西巖=攝於2018年3月27日(上田幸一)

  廣島的住宅區中,有著1間保留了74年前記憶的巨大倉庫。「這裡就是墓碑,是無言的證人」。為了留存訴說著此番話語、並致力於倉庫保存活動的原爆受害者記憶,年輕人現在已開始採取行動。

  「原本毫無立足空間的倉庫裡,由於只剩下倖存者而顯得空空蕩蕩,在那邊的角落及這邊的陰影處,有著全身浮腫絕望的人,以及2、3名看護傷者的人表情沉重,不耐地趕走在傷口上的蒼蠅。」

  倉庫位於距離廣島的爆炸中心地往東南約2.7公里處。訴求「還我人命」的原爆詩人‧峠三吉(生於1917年、歿於1953年)把在這裡所見的慘狀,記錄於詩詞《倉庫的記錄》中。該倉庫的名稱為「舊陸軍被服支廠」,過去是作為製作軍服或軍靴的工廠,在原爆後則立刻被用來當成臨時救護所。

  有1名希望倉庫能被保存下來的原爆受害者表示:「這裡是無數死者的墓碑。作為『無言的原爆受害者』而正在訴說著無聲的證詞。」

  1945年8月6日,現年89歲的中西巖在當時只有15歲,他為了要將物資從被服支廠運到廣島市中心,正在等待卡車的到來。那時的他是廣島高等師範學校附屬中學4年級的學生。

  當他正往倉庫後方走去時,身體突然隨著一陣閃光而被彈飛。「好難受一」、「好熱一」的哀號響徹在沙塵中。過了一會後,受重傷的人們相繼進入倉庫。而裡面的人也只能用食堂裡的油來替他們處理傷勢。

  「燒傷的人陸陸續續地湧進來,有小孩也有老人。而其中1名母親不斷搖晃著頭部燒焦的嬰兒,那個身影我始終無法忘記。」中西曾親眼目睹了峠三吉詩中的人間煉獄。



  ※未完待續,㊦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