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首次公審上低頭的被告船戶雄大(右)。被告優里(左)在自己的首次公審中也留下眼淚(由小柳景義繪製)

  有關居住在東京都目黑區、當時5歲的船戶結愛疑似遭虐死的事件,身為結愛父親的34歲被告‧雄大被依監護人遺棄致死等罪起訴,而其裁判員審判已於3日在東京地方法院舉行。

  身為結愛母親的27歲被告·優里,以檢方傳喚的證人身分出庭,並針對被告雄大進行虐待的理由提出證詞表示:「我認為是因為管教行為已失去控制」。而她在現場也講述了雄大對結愛的生活態度從提醒到變本加厲為虐待的經過。

  據了解,被告雄大一開始是處於向結愛提醒「去刷牙」等的程度,不久後提醒所花的時間逐漸增加為30分鐘、1個小時。

  「常常會有肢體接觸,也與結愛相當親近。」被告優里是在2016年4月,帶著結愛與被告雄大結婚。

  過了約5個月後,結愛的弟弟出生。「我變得一直陪在兒子身邊,而雄大自從與結愛接觸的機會增加後,態度便開始變得嚴厲。」而後對於平躺著的結愛,被告優里表示:「曾看見他像踢足球般地踢(結愛)。」

  在結愛過世3天前的2018年2月27日中午,看到站在體重計上的結愛體重後,被告雄大說出的話是「12公斤左右不太妙」。當天雖讓結愛吃了香蕉及咖啡,且在隔天給了粥,但她仍持續嘔吐,並於3月2日死亡。

  「即使憑我1人無法保護結愛跟兒子,但有著會幫助我們的人。希望他不要再接近結愛跟兒子。」包括過世的結愛在內,被告優里如此哭喊道。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