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已得知,在栃木縣內的1所市立國小,去年7月曾有1名42歲的男性教師收到6年級男童以文章控訴自己受到霸凌,但卻沒有採取對應措施,而是將寫有名字的文章直接張貼在教室內。市教育委員会在今年3月認定此對應不適當,並已向該名教師及當時的校長以口頭方式嚴重警告。

  根據該名孩童的家人及學校表示,先前班導師要求全班學生閱讀霸凌相關的新聞報導,並寫下感想。而曾持續遭受學長姐及同學霸凌的男童,在與家人商量後,寫下了「從3年級開始便持續受到霸凌」、「全身被潑泥巴,說是職業摔角後再被施以暴行」、「因為現在(霸凌)也依舊持續著,希望能做出對應措施」等,並提交給班導師。

  然而,班導師卻在未與該名男童商量的情況下,以紅筆寫下「正因為知道那樣的痛苦與難受,所以才能對人溫柔相待」、「在某處中止惡性循環吧」等感想,並將它與其他孩童所寫的文章一起張貼在教室中。據了解,該內容張貼了1週左右,而受到打擊的孩童當時也沒有馬上向家人透露此事。

  霸凌情形在那之後也持續發生,進入第3學期後,由於該名男童變得越來越常請假,其家人便在今年2月前往學校。校長是在當時首次得知男童曾遭受霸凌,以及文章被張貼出來的事。據了解,班導師在面對市教委的詢問時表示:「當時沒有考慮到(男童的心情)」。而市教委已讓該名教師在本年度(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卸下班導師的工作。

  該名男童的雙親表示:「就算進行商量,也不會給予正面的回應。把求助的文章張貼出來什麼的,這還是人做的事嗎。」而市教委方面則表示:「(這是)身為教員絕對不能做的事情,沒有辯解的餘地。未來將會持續進行指導,讓所有學校都能夠真摯地對於霸凌做出對應措施。」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