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小平奈緒身穿的衣服左胸有著「Aizawa Hospital(相澤醫院)」的標誌=攝於2017年4月19日(榊原一生)

  那是在長野M‧WAVE練習結束的回程。2008年12月,是溫哥華冬奧舉行的前1年賽季,小平奈緒假裝開玩笑的樣子說著。

  「請《朝日新聞》雇用我。在這樣下去,我會變成尼特(無業的年輕人)滑冰者了……」

  小平當時仍在就讀信州大學教育學系4年級。雖然曾有著將來「想成為老師,傳遞滑冰樂趣」的夢想,但她還想在結城匡啓教練的指導底下繼續比賽。然而,到了4年級的冬天她的工作仍就還沒有決定。她模仿4個月前在北京奧運中出名的擊劍運動員‧太田雄貴的「尼特劍士」,自嘲的笑。

  長野的當地報社有1位記者出賽奧運的俯式冰橇項目。在談到這個話題的同時,小平也說:「我可以自己滑冰自己寫報導。」

  小平應該不是真心想要成為記者吧。但是,記者感受到她不斷表達出對於比賽一心一意的想法。她的希望是能在長野繼續比賽。記者雖然也曾試著向當地的廣播與電視台相關人士商量,結果卻無法幫不上忙。

  小平到畢業時工作也還沒決定,她的雙親曾說:「原想說要養她1年左右。」有著治療與復健的機緣,2009年4月中旬她被長野縣松本市的相澤醫院錄取。她看似開心地說:「我用拿到的第一份薪水帶家人去吃飯了。」

  小平純粹喜歡滑冰更勝任何事物。畢業論文的主題也是分析滑冰動作。她表示:「很想滑好幾個小時。影像也看到幾乎都要磨損了。」她找到接受她這份熱情的職場,讓才能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