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擊出安打,或是安然度過危機,他都會把右手放入左手的手套內握拳,悄悄擺出勝利姿勢。就在球員休息區的旁邊,球僮(負責撿球、把新的用球遞給球審等人的工作)的所在之處。

  第100屆全國高中棒球選手權紀念大會中,秋田縣代表金足農業高中獲得亞軍。校內棒球隊的高3生共有10人。其中9人本屆一直持續出場奮戰,但就只有川和田優斗一個人,沒能拿到背號球衣。

  在秋田地區預賽時,他是背號「20」的球員。但進到甲子園後,他在練習過程中得知自己被排除在出賽名單之外。「不想在大家面前哭。」當下他忍住眼淚,之後在教練面前嚎啕大哭。

  他以投手身分入學,但高1秋天被觸身球打中手肘,因而轉任外野手位置。當時並不擅長守備。他明白自己的棒球實力不如另外9人,因此練習時總是率先擔任球具準備或收拾的工作。

  輪值農場工作的高3隊友高橋,偶爾會在練習後邀請他一起照顧雞隻或豬隻;冬天則會大家一起幫快要被雪壓毀的溫室除雪。雖然他希望與這些總是在一起的夥伴一同仰天高唱校歌,但這次卻不被允許。

  「明明是同學,卻變成嚮往的對象一樣。」他把寂寞藏在心底,祈求勝利,不斷為球隊遞球。

  決賽後的球場上。當時他正在一旁望著大家收集甲子園的土。結果,有人呼喚他:「川和田也來啊!」總是在一起的夥伴正注視著他。他好開心,掏著甲子園的土,收集到整個手都弄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