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福原愛=攝於2018年12月10日(福留庸友)

  「平成」即將邁入尾聲。而現年30歲的福原愛,正是伴其迎接轉折點、與時代齊步走來的其中1人。當桌球(乒乓球)選手身分「結束」的同時,也翻開了嶄新的1頁。

  《平成4年(1992年)8月,福原愛以3歲9個月之齡開始了桌球生涯。由於比賽時的哭臉也相當惹人憐愛,許多人稱她為「愛哭鬼小愛」愛戴至今。從當時以來直至退役的選手生涯,彷彿與平成此一時代同步而行。》

  雖然完全不記得自己開始打桌球的那天,不過還記得當初因為想跟大家一起玩耍,每天想著該如何引起大家的關注。而當時的眼淚,其實是因為討厭無法達成當日目標的自己而流。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因為只要無法達到目標,就無法結束一整天的練習。雖然一直覺得自己才不是什麼愛哭鬼,最後在里約奧運上還是忍不住哭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還真是愛哭鬼小愛呢」。

  《平成6年(1994年),在全日本桌球錦標賽的8歲以下組別中,她以史上最年少之姿奪得冠軍展露了頭角。其實,當時的她僅有5歲10個月。平成11年(1999年),迎來10歲的她成了職業選手、告別故鄉仙台。》

  當年我在記者會上說「今天起就是職業選手了」。除了小小年紀就能開始領薪水之外,還記得當時前所未有地深刻感受到,這已經不再是自己一個人的桌球了。離開仙台後先是去了大阪、接著又到青森就讀國高中、之後又到了東京,四處輾轉。不過每當回到了仙台,就覺得好像回到了故鄉一樣。

  《她在高一那年的平成16年(2004年)首次參加雅典奧運。她回首當時表示「轉眼間就結束了,在奧運當中,像這樣的感受是最為強烈的一次」。為了締造佳績,她在隔年挑戰中國乒乓球俱樂部超級聯賽。而在平成23年(2011年)3月11日,人在中國的她接獲了東日本大地震發生的消息。》

  當時,我正參加訓練營為世界錦標賽做準備,並從廣東省的教練得知仙台與宮城發生了重大事態。起初我還摸不著頭緒,直到結束練習回家打開電視才看到新聞上的海嘯影像,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腦中閃過「沒轉錯頻道嗎」等想法,不敢相信那是事實,花費了一些時間才釐清思緒。我心想如果允許的話想要回去,沒想到打電話給母親時卻遲遲打不通,更讓我心急如焚。當時的我,每天都自問能夠幫上什麼忙。

  然而,至今仍然沒有答案。身為桌球選手的我,只能全力以赴去打球、打出精彩的比賽,並希望藉此為大家的心情注入一些希望。

  《地震,不僅改變了她的比賽風格,甚至解除了至今堅決迴避的「言出必行」封印,向家鄉的國小學童們誓言要在平成24年(2012年)的倫敦奧運中「拿下獎牌」。因為她相信,那至少能為災區賦予些許勇氣。》

  桌球比賽為7局4勝制。如果以懸殊的差距吃敗仗時,我就會將這場賽事拋諸腦後,重整心情準備下一場賽事。不過地震發生之後,因為希望災區民眾隨時都能看到「小愛使盡全力在打球」,於是就再也不曾放下比賽了。在那以後,每一球、每一球,都投注了我的心意。

  原本我並不是言出必行的個性。因為很擔心萬一失敗了會不小心辜負大家的期望。不過,自己在災區民眾面前的承諾能讓大家產生「小愛之前說要摘下獎牌,不知道怎麼樣了呀」等念頭、或是一絲絲的期待,哪怕只有一瞬間也好,都希望有個契機能讓大家轉移情緒。

  「我會從倫敦帶回獎牌」——這是我第一次對孩子們許下承諾。因為一直想著必須信守跟孩子們的約定,所以(得獎時)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雖然壓力比以往來得沈重,不過也因此得以加倍鞭策自己。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