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座落在昆陽池公園池塘、形似日本列島的人工島=攝於2018年8月11日(筋野健太)

  從大阪伊丹機場起飛之後,即刻映入眼簾的是綠意盎然的「日本列島」。眼前的此副景象究竟為何?記者進一步調查了其淵源。

  從高約300公尺之處俯瞰到的情景,正如字面上的意思是「日本列島」。

  朝日新聞社的直升機·AKATSUKI從大阪伊丹機場起飛2分鐘後,出現在眼前的便是浮在昆陽池、全長約250公尺的人工島,模擬北海道至九州的4個島嶼組成,尺寸約為實物的4000萬分之1。兵庫縣伊丹市政府於1973年將其命名為「野鳥之島」建造而成。

  即使在池子四周漫步也無法掌握其輪廓,必須在客機起飛後,才能從左側窗口看見全貌,是個鮮為人知的存在。

  2006年1月發行的《朝日新聞》當中,曾刊載題名為「野鳥列島『SOS』」的報導,介紹了島上被大量鸕鶿佔據、其糞便與鳥巢導致樹木徹底枯萎的荒涼情景。

  由於該島隸屬鳥獸保育區,因而無法祛除鸕鶿。在樹木遭到大範圍砍伐的同時,2006年以來更招募了總計數百名市民登島,種植了麻櫟等總計1500棵樹木。如今樹木已長至約5公尺高,讓島嶼得以恢復綠意。

  另外,「伊丹自然守育會」的市民們也頻繁地修剪、抑制鸕鶿鳥巢,讓一度多達3000隻的鸕鶿減少至約500隻。

  話雖如此,為什麼會建成日本列島的形狀呢。公立鳥取環境大學的教授、現年66歲的中橋文夫,從建島初期便參與修建計畫擔任現場監工助手。他透露表示:「日本列島,是公園整頓室長坂根的提案呢。」

  坂根干出身於神戶,自幼便與鳥類十分親近。進入伊丹市公所後擔任過建設部長等職。他將鴨子等大批候鳥遷徙造訪的農業用池塘,整頓成綠洲供野鳥停駐。據說,坂根原本想將「列島」設計成神戶錨山(以船錨燈飾聞名)般的地標。伊丹機場過去曾是國際線的玄關,無論從日本出發或是回國的乘客,只要看到列島,或許會湧現起對故鄉的感慨吧——家屬如此闡述了他的想法。

  然而正當1973年建造公園之際,市政府卻以噪音問題為由,宣布要轉為「機場撤去城市」。在訴求拆除機場的同時,要是宣揚宛如認同機場存在般的地標,對市政府來說恐怕站不住腳。於是,市職員長年來都閉口不提。

  坂根退休之後,直至2012年以94歲高齡逝世之前,一直關心著當地的自然環境。據了解,對於野鳥之島,他曾如此表示:「被1種生物獨佔並非好事,希望能成為多元物種可居住的環境。」

  「不僅限於昆陽池,期盼日本列島和地球能讓人類與多元物種共生共存。」坂根的話語中彷彿蘊含著此番心願,寓意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