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原告們舉著已故徵用工遺照進入南韓最高法院=攝於10月30日(武田肇)

  在日本統治朝鮮半島的二戰期間,南韓徵用工曾被動員赴日本本土的工廠工作。當時的4名徵用工已向新日鐵住金提告要求損害賠償;關於此事的上訴審,南韓最高法院已於30日宣布維持二審判決同意個人請求權,駁回新日鐵住金的上訴。命令該公司支付每人1億韓元(約合新台幣271萬元)的判決就此確定。

  本次命令日本企業賠償舊徵用工的判決確定,為南韓法院的首例。日本政府表明立場,表示在1965年《日韓請求權協定》中,舊徵用工的補償問題「已完全且最終地解決」。

  不同於慰安婦問題,南韓政府處於徵用工問題已解決的立場。若改變此立場依判決向日方求償,日韓關係恐將更加惡化。

  審理過程中,雙方最大的爭點在於「依據協定,原告的索賠權是否已消滅」。判決中主張,原告「並非要求未支付的工資或補償金,而是強制動員受害者向日本企業要求慰問金的權利」,因此認定「不含在協定的適用範圍內」,權利未消滅。